^流行性感冒^

粥批+oc厨,同时混mcyt圈,叫我流感/for即可

潮涌(水月肉鸽小脑补)

大海在呜咽,汹涌而澎湃的海浪在礁石上激起浪花。一切都化成了泡沫,希望与未来,都静默在深海中。

潮起潮落,生命往往只在童话里生生不息。

棘刺和艾丽妮并不算很熟,只是这一次,他远远的就望见了海滩旁那一抹破败的桃红。

年轻的审判官踉跄着走来,满身的血痕无不显示着她的遭遇,棘刺想去扶她,却被笑着回绝。

她的样子很凄惨,就像一朵被狂风撕裂而又浸泡在黑水里的桃花。

棘刺想起了那份作战记录,那是一份让人难忘的回忆,他在愚人号的战后视频中看到了类似的场景,并为此感到可悲。

艾丽妮的右臂的骨头被咬的稀烂,不知道她凭借着什么紧紧攥住手中的剑。

见到棘刺后,艾丽妮疲惫的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她的步伐依旧摇晃,却依旧不肯用剑撑住自己的身形,只是犹豫了片刻,用残臂颤抖地递上了一个些许磨损的录音器。

棘刺接过录音器,瞟了一眼艾丽妮努力藏于身后的触手,点了点头。

“这是…极境干员……录下的……他让我一定要……交给你…咳额!”

审判官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稚气未褪的脸痛苦的扭曲起来,随即呛出了一口黑血。

她再一次拒绝了对方的搀扶,有些敏感地后退,喘息着继续说道

“我…回不去了……棘刺先生…你要…保重……咳咳咳……”

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窒息,湿咸的海风裹挟着绝望的气息,像利爪一般撕扯着她的胸腔。

左手……在异变……绝对不可以……

棘刺看着这一切,他什么都做不到。世界坍塌之时,祈祷的微光抵御不了永恒的黑暗。

“告诉博士……我…很高兴……能以一位人类干员的身份……向您道别……只可惜……”

也许是哽咽,也许是伤口的抽搐,这些都不重要了。艾丽妮艰难地直起身来,向棘刺道别,向伊比利亚告别,向所有人告别,然后迈着沉重而坚毅的步伐,独自走向了从不属于她的海岸,坦然接受死亡的到来。

棘刺站在礁石上,目睹着一位年轻的审判官对自己做出最绝情的公正审判。


迎着海风和细雨,棘刺按下了录音机开关,一阵嘈杂的声音立即缠上了礁岸。


 (杂乱的声音,夹杂着打斗声)

“额…咳……看来今天要葬送在这儿了……”

“这里是****(杂音)境,我们遭遇了海嗣…的…袭击……(嘈杂)”

(对方的话语被再次打断,背景中有女声在喊着什么)

“我们现在…该死,我也不知道在哪里…杂音)我们被包围在(杂音),我的腹部被刺穿了……温蒂小姐和絮雨小姐也都…*受伤……”

(传来了类似于肉体撞击木门发出的异响)

“(一名女性)极境…!它们在缩小包围圈……!”

(一阵忙乱的脚步声,似乎是在堵门)

“咳…是神经毒素……(杂音)我们感觉不到疼痛……艾丽妮小姐出现了**化现象……我们必须送她回去!……”

(另一名女性在惊呼)

“(咬牙切齿)堵住门口!**一定要让艾丽妮小姐出去……!”

(他好像平静了下来)

“博士……还有罗德岛的大家***(杂音)…抱歉,这次行动……要失败了……”

“再见了,博士。再见了……棘刺……再见了,队长……”

(格外沉稳而有力)

“你们一定要…活下去!”

“(不远处的女声)啊!我撑不住……***它们进来了……!”

(录音机被摔在了地上)

“(极大的吼声)小心!”

(耳鸣)

“(艾丽妮)极境干员!!!”

(无数生物涌进来,撕扯着什么)

“快……逃!”

(耳鸣声)


录音内容结束。

绝望以死亡的形式席卷海岸。




─────────

以上内容纯属个人瞎想(有在剧情细节上的修改)

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yj您奶奶滴wdnmd刀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尖叫)(扭曲)








mc设定(占tag致歉/可公用)

修改了很久的世界观。个人感觉还是比较喜欢的,希望有妈咪写写()

我流五人组设定我这两天应该能写完()

设定可以拿去随便用(真的有人会用吗呃呃呃呃呃呃)

占tag致歉(因为我好想摆烂然后看别人写。你)